序曲:见证河之变

  汾河作为黄河的第二大支流,全长716公里,流域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几千年来,汾河滋养着表里山河四分之一的土地,见证了这片沃土的沧桑过往,同时也孕育了灿烂的三晋文明。

  然而,由于开发过度、植被破坏、采砂排污等原因,“母亲河”一度遍体鳞伤。

  “一定要高度重视汾河的生态环境保护,让这条山西的母亲河水量丰起来、水质好起来、风光美起来。”2017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山西时的殷殷嘱托言犹在耳。从那时起,我省全面打响了汾河流域污染治理攻坚战,控污、增湿、清淤、绿岸、调水“五策并举”,强化减污与增水并重,全流域、全方位、全系统综合施治。

  如今,站在宁武管涔山汾河源头,看翠峰环绕,汩汩泉水常年流淌,清澈碧绿;在万荣庙前汾河入黄口,看夕阳西下,宽阔河面波光粼粼,缓缓流淌。

  从过去“有河无水,有水皆污”,到今天“一泓清水入黄河”,时间见证着汾河流域生态环境发生的巨变,也见证着大河盛景一步步变为现实。

  第一幕:丰水山川间

  生态补水 让水量丰起来

  黄河从内蒙古流入山西的第一站,是位于晋西北的偏关县。晋陕蒙大峡谷以这里为开端,绵延起伏千余里,将黄土高原的沧桑与雄伟表达得淋漓尽致。9月24日,在偏关县万家寨镇以南黄河岸边141米深的地下,引黄工程总干一级泵站地下厂房内机器轰鸣,机组正在全力运转提起黄河水,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百姓家中、厂矿企业和山川河流间。

  万家寨引黄工程是为解决我省水资源紧缺的大型跨流域调水工程,引水线路总长441.8公里,2003年开始向太原供水,2011年开始向大同、朔州供水,结束了山西“守着黄河用不上黄河水”的历史。

  “引黄工程肩负着向汾河和桑干河、永定河生态补水的重任,随着供水量的增加,我们肩负的责任越来越大,对引黄运行和调度都带来前所未有的考验。”在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中,总干一级泵站主值田晓军一边查看设备运行情况、一边大声对记者说。

  为了让汾河水量丰起来,我省探索建立汾河流域水资源统一调度机制,通过万家寨引黄工程、和川引水枢纽工程、北赵引黄联接段工程向汾河干流补水。

  万家寨引黄工程向汾河生态补水线路从黄河万家寨水库取水,经过总干线、南干线至宁武县头马营出水口进入汾河河道,再先后汇入汾河水库、汾河二库,然后顺河道而下,流经忻州、太原、吕梁、晋中、临汾、运城等6市27个县(区)。

  “今年1月至7月,按照调度安排,万家寨引黄工程已向汾河生态补水1.18亿立方米,向桑干河、永定河生态补水1.35亿立方米。目前,本年度第二阶段补水工作已经开始,我们将科学调度、安全运行,确保全年生态补水工作圆满完成。”山西万家寨水控水资源有限公司调度分公司总经理柴威说。

  经过生态补水后的汾河有何变化?站在太原城区晋阳桥段望汾河,烟波浩渺、水面开阔,水天一色映衬着西山叠翠,大河美景尽收眼底。

  万家寨水务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志君说:“多年来,万家寨引黄工程已累计向太原市输送黄河水28亿立方米,相当于116个晋阳湖的蓄水量。这些水40%用于居民生活,60%用于工业和生态。曾经极度缺水的太原市已实现了用水自由。多年连续监测结果表明,从水源地黄河万家寨水库,到末端汾河水库,引黄工程调水的水质基本稳定在地表水Ⅲ类以上,经过水厂常规处理,就可达到国家饮用水卫生标准。向汾河直接补充的生态水极大地改善了汾河水质。”

  “这几年汾河鸟类数量明显增多,就是最好的证明。良禽择水而居,鸟儿是最挑剔的生灵,也是最严格的水质检验员。通过引黄工程向汾河生态补水这样的方式,促进了水资源优化配置、空间均衡,不仅能给汾河河道‘解渴’,提升地下水位,还有力提高了水体修复自净能力,在区域整体水质得以改善的同时,河道周边生态环境也得到进一步修复,再现了绿水穿城的美丽画卷,对实现山西母亲河‘水量丰起来、水质好起来、风光美起来’的目标,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重大战略实施做出了积极贡献。”

  汾河百公里中游示范区是2018年省委省政府提出的以汾河为重点的“七河”流域生态保护与修复的示范工程,建设范围北起太原汾河三期末端,南至介休义棠镇文峪河入汾口,全长约97公里。9月25日,记者在示范区介休市段生态治理工程(第一标段)施工现场,已看不到来回穿梭的大型机械,河岸边露出点点绿意,工人们正在进行堤坡绿化和进出水闸的施工作业。

  尽管工程还没有结束,但对照展板上治理前的照片,已经明显看出河面宽度的扩大。放眼望去,河中的湖心岛初具雏形,不时有野鸭、白鹭飞过。“河里有了水就有了灵气,你看,工程还没建好呢,这些鸟儿就急着来‘安家’了。”施工人员王飞笑着说。

  “该工程建成后,将实现治理段20年一遇防洪标准,新增湿地6800亩,恢复岸线自然之美,修复水陆生态环境,使地下水得到有效涵养,同时促进介休市水资源高效配置和节水型社会建设。”项目总工王海龙说,“施工中我们克服了疫情和汛期的不利影响,为提高格宾石笼的优良率,大家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最终使格宾石笼达到一次验收优良。下一步,我们将合理安排施工,保质量、保安全,争取在明年6月前全部完工。”

  综合施治 再现大河风光

  通过生态补水和系统治理,汾河正重现着流水哗啦啦的大河景象,汾河岸边的百姓也真真切切体会着汾河水日新月异的变化。

  秋日的静乐汾河川国家湿地公园内,河水在阳光下闪烁着、流淌着,河面上不时有水鸟掠过。沼泽地里水草摇曳,丰茂的水草、朴素的野花与周边多姿的山峰遥相呼应,犹如一幅美丽的油画。

  38岁的王煜是汾河川国家湿地公园服务中心办公室主任,平时除了日常工作还负责游客的接待和解说。王煜陪同记者行走在公园内,她热情地说:“我最喜欢给游客介绍汾河川了,这么美的景色,每一次讲述都是一种享受,也特别自豪。”正说着,就见水面上飞过几只黑色的水鸟,“那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现在它们是这里的‘常驻嘉宾’。”阳光下,几只黑鹳的羽毛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泽,它们或低头觅食或贴着水面飞行,为秋日的汾河增添了生机与活力。

  静乐是汾河自源头出发以后流经的第二个县域,素有“百里汾河川,太原后花园”的美称。为保护汾河上游生态环境,静乐县坚持“生态立县”发展战略,科学规划、精心组织、精细实施,围绕生态建设、环境治理、问题整改等方面努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县域内汾河干流水质连续几年稳定在Ⅱ类标准以上。

  增加湿地是汾河流域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的重要一环。实施汾河中上游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以来,静乐县认真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和“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重点打造“两山五河五沟一园一廊道一中心”生态格局,建成的静乐汾河川国家湿地公园不仅成为全省20个国家湿地公园之一,也是忻州市唯一一个国家级湿地公园。

  走上汾河川观鸟台,远看碧波荡漾,山光倒影,宛若明镜;近观河水澄澈,水草丰美,苇荡青青;又见鸳鸯、野鸭戏水,黑鹳、苍鹭翩飞,一派和谐景象。

  “如果冬天来汾河川,就能看到在这里停留的大天鹅,说起天鹅和静乐还特别有渊源。”王煜给记者讲述,静乐又称“鹅城”,相传古时境内静游、丰润、步六社、泊水一带曾为湖泽地带,有金鹅常从湖中飞出,落于岑山顶歇息,故在此建城。另外,从空中俯瞰,岑山似鹅头迎立,汾碾两水状若双翼舒展,整座县城恰如天鹅展翅,故得“鹅城”的美名。她说:“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静乐人,我见证了汾河川翻天覆地的变化。汾河静乐段流量在2016年前是6立方米/秒,现在是23立方米/秒,水量丰起来后,河道治理和湿地管护成效明显,现在汾河两岸植被更加茂盛了,各种水鸟畅游汾河,游客也更多了。通过湿地公园的建设正形成以汾河绿色生态长廊为轴心,辐射带动全域旅游的汾河旅游板块,让静乐全域的绿水青山真正转变成老百姓的金山银山。”

  汾河在变,两岸百姓的生活也在变。顺河而下,静乐县丰润镇的庆鲁沟村正在加快美丽乡村建设的步伐。庆鲁沟是汾河静乐段的一条支流,过去杂草丛生、乱石遍地,自实施流域生态修复工程以来,不仅为全县整沟流域综合治理提供了“庆鲁模式”,而且让依河而生的庆鲁沟村人端起了“生态碗”,吃上了“旅游饭”。今年57岁的王选清有了更多的想法:“环境变好了,有越来越多的游人来到我们村。我家里现在仅鱼塘和果林收入就比以前种地翻了好几倍,今年就想着把几间窑洞都收拾出来,办成农家乐,吸引更多的客人。”

  第二幕:清水入黄河

  系统修复 让水质好起来

  从太原出发,驱车往北3小时,扎进吕梁山北端,就到了“三晋第一泉”的宁武县东寨镇雷鸣寺泉。这里是汾河源头——管涔山下。但见河面宽阔、水何澹澹、岸芷汀兰,隽美秀丽的风景如歌如画,让人仿佛穿越到一幅含烟带墨的山水图中。

  汾河在宁武境内长达42公里,流域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69.1%。为了更好保护汾河源头,宁武县将汾河河道及沿线湿地环境治理试点项目列入国家第三批生态保护修复项目,坚持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的“12字原则”,统筹生态治理与环境整治、乡村振兴、全域旅游、产业转型、绿色发展相结合,在汾河上形成了“1轴1带1廊6核7营”的生态画卷,既践行了“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又推进了汾河沿岸美丽乡村建设。生活在汾河岸边的头马营村村民李晋鹏这样说:“以前的汾河是‘雨季过洪水,旱季没流水,平时是污水’,现在河道两边的小煤矿都关停了,山上以前裸露的黑口子都被绿色覆盖了,汾河正在回归河流本来的样子,水量越来越大,水质越来越好,岸边也越来越绿了。”

  污染曾让汾河水翻不出古诗中的白色浪花,汾河岸边起落纷纷的大雁,更是了无踪迹。5年前,位于汾河干支流上的13个地表水国家考核断面里,有8个常年为劣Ⅴ类水质,并对黄河水质造成一定影响。

  2017年始,我省全面打响了汾河流域治理攻坚战,先后制定出台了《以汾河为重点的“七河”流域生态保护与修复总体方案》《关于坚决打赢汾河流域治理攻坚战的决定》,对汾河流域污染治理发起强力攻坚。在省委、省政府坚强领导和统筹调度下,全省各级各部门立下军令状,一个断面一个断面“定方案、明措施、抓落实”,通过“查、测、溯、治”,拉网式排查出入河排污口5847个,全部追溯源头、实施分类整治、补齐治污短板,累计投入180亿元,实施各类水污染治理工程1240余项。2019年,汾河入黄断面水质率先退出劣Ⅴ类;2020年6月,汾河流域国考断面全部退出劣Ⅴ类;2021年,又全部提升至Ⅳ类水质以上。汾河水质三年实现三个跨越,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西时,对汾河沿岸生态环境的沧桑巨变给予充分肯定。

  细数巨变的由来,我们从百姓生活的点滴改变中也可窥一斑。

  9月26日中午,晋中市灵石县南关镇杏卜村村民李东亮干完地里的农活回到家,他的家人正端着菜盆洗着绿油油的油菜准备午饭。李东亮就着院里的自来水抹了一把脸,水顺着管道流走了,家人洗菜做饭的水也通过管道流到了屋外。这两条管道联通的是屋外封闭的污水渠,而水渠的终点是村里的污水处理站。

  李东亮边擦手边对记者说:“过去,农村人也不注意这些,水随处乱倒,村里经常能看到污水到处流,下雨天更厉害,脏得没办法下脚。现在,不管是洗漱用水还是洗菜做饭的水,都顺着管道流到了污水处理站,街上不脏了,臭味也没了。”

  灵石紧邻汾河岸边,为解决农村生活污水不经处理便流入汾河的状况,该县高标准规划、高质量打造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站,“户户接通管网,污水集中处理”,建制镇实现了污水处理厂全覆盖,农村生活污水基本实现全收集、全处理。像南关镇杏卜村,生活污水经过处理后,指标达到地表Ⅴ类标准后才可以排入汾河。

  为了彻底改善汾河水质,我省将“一断面一方案”作为汾河流域生态治理的重要支撑,科学谋划水污染治理重点工程,因地制宜、科学推进村镇生活污水治理,沿汾35个重点镇、846个村庄已具备生活污水处理能力,对汾河治污起到了积极作用。2021年,代表地表水环境质量主要断面之一的汾河韩武村断面,水质与2017年相比,主要污染物浓度氨氮从13.84毫克/升下降为0.868毫克/升,降幅93.73%;总磷从1.082毫克/升下降为0.226毫克/升,降幅79.11%,实现了历史性的根本改善。

  科学治理 重拾一川清流

  夯实处理基础,提升处理能力,从源头把好关,汾河水质实现了极大提升。对于个别支流的水质污染问题,我省生态环境部门强力出击,实施了生态环保专项督察,全力推进汾河流域污染治理。

  9月27日,吕梁市生态环境局交城分局水股股长薛应龙照例开车去察看磁窑河水质。这条去往西营镇石侯村,磁窑河交城段全县出境水体集中总把关现场的路,他几乎每天都在走。薛应龙边开车边对记者说:“只有时刻了解水质,才能做到心中有数。”

  汽车行驶在柏油路上,旁边是磁窑河与白石南河平行而流,河西岸上矗立的宣传语不时映入眼帘:“河湖保护新概念,全民参与是关键”“各级河长责任治水,一心服务全力为民”……薛应龙说,这些宣传语在时时提醒着人们,共同爱护身边的水环境。

  聊起磁窑河治理,薛应龙如数家珍。磁窑河是汾河的一级支流,曾是汾河所有支流中污染最为严重的,特别是在文水、交城、清徐三县接壤区域,工业废水无序排放,城市建设雨污不分,农村水体黑臭不堪,河水污染问题突出。为了改变这一状况,2019年,磁窑河水环境整治被列入专项督察工作。从省到市,从市到县,逐级递压力,全力攻坚磁窑河水质。效果如何?薛应龙对记者卖起了关子:“你一会儿可以看看我们的出水水质。”

  说话间,记者抵达了交城县出境水体集中把关地,只见绿树掩映中,潺潺的河水缓缓流动,清澈见底。薛应龙指着向南而去的河水说:“今年1月份至8月份,我们的出水水质都达到了地表水Ⅴ类标准。”

  说起今昔变化,薛应龙不无感慨,以前农村生活污水和小作坊产生的污水,基本都是直接排进磁窑河,现在,开发区内76户涉水企业的污水先是全部纳入各自厂区的污水预处理设施,经预处理后,再流入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生活污水也要先经过污水处理站,出水水质达标后,最终都汇入磁窑河。

  采访中,记者遇到了骑电动车办事回来的石侯村村民李会钦。他告诉记者:“以前河水臭,人们走路都躲着,现在河水清咧,大家总想往河岸边跑,河里不仅有了鱼,还有水鸟哩!”说到此,薛应龙笑着点头应和:“是呢,河道里至少发现了7种野生水鸟,有人还专门背着相机来拍这些水鸟。”

  河水清、鱼虾至、百姓乐,正是这些科学扎实有效的工作,才支撑汾河重现了河清海晏、鱼翔浅底的景象,也让汾河重新变成了滋养三晋大地的“幸福河”。

  为系统提升监测能力,解决河流上下游、干支流治污责任不清的问题,2019年,省生态环境厅倒排工期、自加压力、全程督导,用不到3个月的时间,建成72座地表水跨界断面水质自动监测站,合计形成135座,实现全流域跨县界水质自动监测站全覆盖,彻底理清市县治污责任。

  如今,这些监测站点正时刻发挥着作用,使环境工作者们及时掌握断面水质状况,把握水质变化规律,为区域水污染防治工作提供决策支撑,守护好汾河水质。

  自管涔山而下,汾河绵延而行,最终在万荣县荣河镇庙前村汇入黄河。每天,在汾河入黄口庙前村断面水质自动监测站内,8组在线监测设备实时检测汾河的11项指标。这里是汾河汇入黄河的最后一道关卡,也是检验汾河水质的一个关键节点。

  之前由于汾河水质一直处于劣Ⅴ类,汾河在庙前村入黄口显得与黄河“泾渭分明”。运城市生态环境局万荣分局副局长吴效奎回忆道:“原来入黄口处的汾河水有点发黑,黄河水颜色偏黄,黄黑相交处有一条明显的线,现在已经看不到这样的分界线了。”

  “庙前村国考断面是反映汾河水质的一面镜子”,这句话,吴效奎深以为然。“2018年至今年,汾河水质得到了明显改善,这两年不论是从国家级的监测数据,还是从我们自己巡查、自动监测站的数据来看,水质都是不断向好的,2019年至今年3月稳定达到Ⅴ类水质标准。”

  在庙前站在线监测的11项指标里,流量实时监测,5项参数每小时监测一次,5个污染监测指标每4小时监测一次,应急情况下可连续自动监测,还实现了数据自动质控,每天进行零点、跨度、标准样品自动核查,确保监测数据准确可靠,确保汾河水达标入黄。

  金乌西沉,鸟雀归巢,落日余晖映红了汾河河面,也映红了庙前新村70岁老人贾海菊的脸颊,她高兴地说:“汾河水越来越清咧,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美,真是享了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福!”说话间,老人满脸幸福的笑容。

  “是哩!希望您老长寿,继续看护着咱这清清的河水啊。”庙前村村委会副主任刘晋胜跟贾海菊老人聊完天,带着记者在庙前新村漫步。一排排楼房整齐林立,崭新的柏油路纵横有序,中式路灯与白墙黛瓦相映成趣,生活环境越来越好。

  记者登上入黄口附近的望河台向远处眺望,镀金的河水蜿蜒曲折,缓缓汇入黄河。不远处,“荣光幂河”四个大字十分醒目。如今,汾河水便在这里重现着“荣光幂河”的美景,并且日夜不息,把清澈达标的河水送入黄河的怀抱。

  第三幕:观大河之美

  筑保护网 让风光美起来

  45岁的省城市民王晓艳在汾河岸边长大,在她的印象中,治理前的汾河河道内杂草丛生,沙坑很多,甚至有一些污水裹挟着垃圾从家门口流过。“每天散发的臭味让人苦不堪言,夏天连窗户都不敢开。”

  汾河太原城区段治理美化工程的开建,成为省城市民,特别是汾河沿岸居民心尖尖上的事儿。年复一年的治理,汾河水在王晓艳的眼中一天天变得充沛起来、清澈起来。前些年,王晓艳在汾河景区附近买了房,距景区只有10来分钟路程,每天和家人到景区散步已成为她的生活习惯。

  “以前外地朋友来了,只能领他们到迎泽公园转转,现在还可以去汾河景区逛逛。如今的汾河水灵动秀美,汾河夕照、汾河夜景……随手一拍都能火爆朋友圈。”站在家里的阳台上,望着不远处的汾河美景,王晓艳笑称自己住上了“河景房”,心里别提多美了!

  汾河不断变美,离不开一群尽心尽力的“美容师”。

  9月28日一大早,晋中市祁县城赵镇乡镇级河长张世刚就开始了巡河的工作。“城赵镇境内有汾河、昌源河和乌马河三河交汇,河流渠道众多,河长制管护工作范围面广量大。”张世刚走在汾河岸边对记者说。放眼望去,汾河两岸郁郁葱葱,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一群野鸭自在游弋,时而互相嬉戏,时而列队前行……

  “往河道内倾倒垃圾、排污之类的问题,我们去年就基本根除了,现在巡河主要是保障三河治理工程顺利进行,顺便看看之前的排污口有没有死灰复燃的问题,看看河道里有没有异常情况,还要操心汛期汾河的水位。”张世刚边走边说,“我身为一名河长,深感责任重大。河长制实施以来,形成了河长负总责、部门齐上阵、社会全参与的治水模式,形成治水合力,有效解决了一大批影响河湖水质、环境和行洪安全的突出问题。现在,城赵镇境内的汾河两岸生态变好了、环境变美了,人们又添了一个好去处。”

  一趟巡河将近十公里的路程,三河两岸一切正常,张世刚的心才放下来。这是一位乡镇级河长的日常巡河,也是我省各级河湖长工作的一个缩影。

  河湖长制的实施为河流生态修复立起了一道保护网。2017年底,我省全面建立河长制;2018年,全面建立湖长制;2019年,完成深化河湖长制改革任务,构建“河湖长+河湖长助理+巡河湖员”工作模式,所有河流湖泊实现巡河湖员全覆盖。目前,全省有河湖长17675人、河湖长助理1058人、巡河湖员9804人、河湖警长2689人,各级河湖长和巡河湖员积极主动巡河、护河、治河,全省河湖管理保护发生可喜变化。

  从2018年开始,我省以河湖长制为平台,常态化开展河湖“清四乱”,沿汾河干支流河源到河口,乱占、乱采、乱堆、乱建等影响河流行洪安全及景观风貌的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协调自然 又见两岸锦绣

  就在张世刚忙着巡河的同时,太原汾河景区的保洁员张鹏程也在忙碌着。清扫路面、擦抹栏杆、打捞河面垃圾……记者见到张鹏程时,他手里的活儿就没停下来过。张鹏程和老伴儿2010年从老家右玉县来到太原,在汾河景区一干就是10来年。现在夫妻俩收入稳定,闺女正在太原读高中,用他的话说,“汾河越来越美了,日子越来越有奔头了!”

  “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我们工作的地方,我这心里可自豪了。”张鹏程高兴地说,“我特别受鼓舞,干劲儿也更足了,咱也要为汾河景区变美作出贡献。”

  2020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汾河太原城区晋阳桥段,察看汾河水治理及两岸生态保护等情况。“要切实保护好、治理好汾河,再现古晋阳汾河晚渡的美景,让一泓清水入黄河。”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为太原市进一步加强汾河流域生态治理提供了根本遵循。

  一座城有水而活,因水而美。汾河流经太原境内188公里,其中城区段43公里。经过四期治理,太原汾河景区形成了北起上兰汾河漫水桥、南至迎宾桥南2公里,全长43公里的绿色生态长廊。

  “汾河太原城区段生态修复治理工程始于1998年,一期满足了基本的蓄水功能,二期增加了人工湿地的建设内容。”太原汾河景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侯刚从治理伊始就来到了这里,作为建设者和管理者,见证了汾河的点滴变化。他跟记者介绍道,蓄水工程是把河道治理、环境保护、城市绿化有机结合起来,进行环境综合整治,保持了城市滨河区良好的自然生态。人工湿地是以“自然、生态、野趣”为主题,努力恢复城市局部自然生物的多样性。

  太原汾河景区三期建设在构建蓝绿交融的植物环境和稳定的滨河生态系统的同时,加深蓄水深度,增加了壅水闸坝,实现了全段旅游船只通行。此外,作为第二届全国青运会水上项目的主赛场,三期还新增了水上运动中心、沙滩排球场等众多运动场地。文化是城市的灵魂,2020年开建的汾河四期主打文化牌,与原有河岛、滩涂等生态山水风貌及西山文化景观相融合,打造出山环水抱、景致协调、延续文脉、可持续性发展的生态文化长廊。

  从直堤直岸、宽大草坪到自然野趣、宛若天成,再到斜坡入水、园林风貌,再到赛艇竞驰、风帆鼓动……20余年的不懈努力,太原汾河景区不断带给人们惊喜。

  如今的太原因水有了灵气,因桥有了诗意。从北到南,24座造型各异、气势宏伟的桥梁横跨汾河、贯通东西。除便捷了交通、带动了经济,每座桥都是城市里一道美丽的风景。

  夜晚的跻汾桥灯火辉煌,走在桥上,宽阔的汾河水在脚下流淌。晚风迎面吹来,带着水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跻汾桥是横跨汾河的一座专用人行桥,以“纽带”为最基本的设计理念,由两条弧形的人行步道组成,是太原市首座大跨度景观步行桥。吃过晚饭,家住学府街附近的周建国照例来到跻汾桥上遛弯。虽然已过中秋,天气微凉,但桥上的行人依旧三三两两不断,有的在做直播,有的在拍照,桥下汾河景区里传来了广场舞欢快的音乐。“你看这桥流光溢彩,多漂亮。不远处那霓虹闪烁的地方就是长风商务区,真有种国际大都市的感觉。”他乐呵呵地说。

  漫步太原汾河景区三期一路向南,皇冠桥、通达桥、晋阳桥、迎宾桥如珍珠般镶嵌在汾河“玉带”之上。

  晋阳桥下的汾河岸边,不时有游客漫步赏景。习近平总书记来过的这片汾河水域,一度成为热门打卡地。晋阳桥,形如彩带、态似彩虹,完美地诠释了传统与现代交融的设计理念,展现出庄重的对称式美。“我们已经是第三次来这儿打卡拍照了,每一个角度都很赞,真的太喜欢这座桥了。我们决定婚纱照就在这儿拍了。”落日余晖下,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太原市民井小夏再次举起相机,定格下晋阳桥优雅大气的身姿。

  为展现文明和谐自然之美、大气灵动现代之美、古今交融人文之美,太原汾河景区把河道治理、环境保护、城市绿化、人文景观、历史底蕴进行有机结合。如今的汾河太原城区段正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也给生活在汾水之滨的人们带来了更多幸福。

  空中俯瞰太原汾河景区,长达85公里的太原市滨河自行车道如两条红色丝带沿汾河两岸铺展开来。家住太原小店区的杨威骑着自行车出现在车道上。秋风送爽,气候宜人,对他而言,这是一天中最享受的一刻。

  杨威是太原市亲贤社区骑行队队员。他所在的骑行队,年龄最小的25岁,最大的已经60多岁,他们常年穿梭在大街小巷、田野山间,健身的同时也见证了汾河的沧桑巨变。说起当年在汾河景区晨练时偶遇习近平总书记的场景,他依旧激动不已:“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和蔼可亲,上车后还一直跟我们挥手。”

  途经汾河景区康乐街口的观景平台,杨威打算休息一下。放好自行车,走到平台边,汾河的美景展现在眼前。“以前我们骑行队组织活动,一般都是去万亩生态园、清徐这些地方,在公路上骑行枯燥乏味,尾气也多。”说起今昔变化,杨威十分感慨,“现在的汾河景区绿树成荫,环境优美。骑行时一边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欣赏沿途美景,感觉真不赖。”

  结合滨河自行车道,太原汾河景区还进行了提质升级,包括恢复了太原市唯一的露天游泳场,打造了玫瑰花簇、花海、樱花大道及各类花境、节点等,共种植树木花卉230余种,实现了“三季有花、四季常绿”的景观效果。白鹭、斑嘴鸭、花凫等165种鸟类在这里栖息,对保护物种多样性发挥了重要作用。

  尾声:共护一河水

  站在汾河岸畔,抬头远眺,山峦叠嶂,低头俯瞰,流水潺潺。如今的汾河,水质清澈净透,流域环境风景如画,人与水和谐相处,一幅幅场景勾勒出中流扬素波、江雁纷纷起的美丽画卷。

  汾河每天在发生着改变,采访中,所有见证着这些改变的人们都感触颇深。

  水利人柴威说:“在我们的努力下,母亲河变得越来越好,深觉我们的工作特别有意义。”

  环保人薛应龙说:“每天看到河水清亮,心里才踏实。”

  河长张世刚说:“眼见着水质一天天好了,太高兴了,我一定继续当好河道的‘美容师’。”

  骑行者杨威说:“每次在汾河边骑过,都深深感叹祖国的大好山河,我们每个人都应当守护这片锦绣山川。”

  流水不朽,逝者如斯。诚如所言,滚滚长流的汾河水,承载着三晋大地的记忆与过往,守护着这片生生不息的黄土地,今人只有加倍珍惜,才能继续保持这一川锦绣,碧水清涟。

  楼船箫鼓今何在,红蓼年年下白鸥。一项项生态修复治理工程落地见效,一次次污染攻坚步履不停,一个个部门共同守护汾河水质,“水量丰起来、水质好起来、风光美起来”的汾河水正一路欢歌,纵情奔向更加美好的明天。(程国媛 范珍 丁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