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山西文化旅游业,正在释放强劲的力量,用弥补差距的“焦灼内心”、一抓到底的“坚定决心”,文化旅游业将越级而上。

  近些年,全省文化旅游业发展一浪高过一浪,作为结构调整中的耀眼明珠,诠释了转型升级的路径选择。在经济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文化旅游业逆势上扬,屡屡给人惊喜。2016年1月至11月,全省旅游总收入同比增长再次超过20%,文化旅游业已成为最具活力的产业之一。

  文化旅游业的分量、地位愈发突出,被提升到新的高度。去年以来,省委省政府高起点大手笔谋划,把文化旅游产业作为转型发展的新引擎新支柱,努力将山西打造成富有特色和魅力的文化旅游强省。

  但是,文化旅游业的发展与文化旅游资源大省的地位还不匹配,与省委省政府把文化旅游业培育成战略性支柱产业的要求还有不小差距,推进中还存在不少问题。

  刚刚结束的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对文化旅游业发展进行了全面部署。那么,2017年文化旅游将在哪些领域进行突破?

  创新体制机制——抓改革增活力

  旅游景区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要实现管理权与经营权分离;只有冲破行政管理的利益藩篱,转型发展才能踏入正途

  外界看山西文化旅游,何止是“金饭碗”。可现实是,走出去的不多,叫得响的不多。为什么?

  现象背后,一定有它自身逻辑。

  文化旅游像一面镜子,映射出“一煤独大”的病根。

  过去在很多干部心里,对于资源的认识,满眼是煤。喜于资源多,因富煤;苦于资源少,因缺煤。正是这种狭隘的资源观,忽视了文化旅游优势,制约了产业发展。

  省委省政府把发展文化旅游业作为转型发展的重大举措,列入发展非煤产业的首选,出台了若干政策措施,但在具体落实中,特别是一些资源型经济突出的市县,仍有等待观望的倾向,有“认识上去了、行动慢半拍”的现象,还没有把文化旅游业真正作为支柱产业,纳入转型的主战场、发展的第一线。

  因此,梳理资源型经济的病症,也是对文化旅游业的把脉。

  与文化旅游资源优势相比,我省文化旅游业发展水平较低。究其因,是思想不解放,资源观不正确。长期以来,不善于利用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做文化旅游业时,思路不开,眼界不宽,手脚不快。

  具体表现为,体制机制不活,对外开放不够。

  全省143个A级景区中,政府事业单位管理的景区53家,国有企业管理的21家,加起来超过一半,市场化程度严重滞后。存在着政企不分、政事不分、资源整合不足等问题。近两年,我省一些重点景区频频被媒体曝光,深层的顽疾正源于此。

  思想上能否破冰,直接决定着行动上能否突围。2016年9月底,为进一步理顺管理体制、经营机制和利益关系,激发旅游市场主体活力,我省出台了《关于推进旅游景区(景点)体制机制改革创新的意见》,直指文化旅游业的病根。

  不开拓试验,不改革创新,一味守成,必定是守而不成。

  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回应挑战,进一步树立管理体制、经营机制和各类利益关系,加强班子建设,实现管理权与经营权分离;引进一批战略合作者参股投资或参与管理,加强与国内外知名专业旅游运营公司的合作,推进旅游景区景点专业化、公共化、市场化运营;加快推进旅游景区建立现代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提升景区景点核心竞争力。

  省旅发委主任盛佃清说,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推进的新形势、大背景下,各级党委、政府要强化“大旅游”观念,自觉把发展文化旅游业摆到全局工作的重要位置,促进全省文化旅游业快速发展。

  重新发现山西——靠文化做品牌

  山西旅游最缺的是精品旅游产品、旅游目的地,首先要发挥好山西厚重的文化底蕴优势;以景观留人,以文化引人,打造一流旅游景区

  山西很多历史遗迹、人文景观、民风民俗等文化资源都是重要的旅游资源,文化因为旅游的开发,变得生机勃勃,富有活力。

  但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资源并不等于商品。山西较之发达地区,差距在于资源向产品的转化,尤其是深层次转化,直接影响了文化旅游业的发展。

  1755年,伏尔泰把赵氏孤儿的故事改编成戏剧《中国孤儿》,在巴黎上演后轰动了法国剧坛。作品颂扬中国道德和儒家文化,在欧洲国家的文化界和文学界产生了很大反响。但那座“中国赵氏孤儿藏匿地”——山西藏山的知名度却望尘莫及。

  根植于山西的文化经典、亮点,还有很多。由于文化与旅游的深度融合不够,我省文化旅游产品开发还停留在简单的观光游览层面,“快餐式”旅游无法带给游客深刻的文化感受。主因还是旅游产品的开发模式简单,对于其内涵的“隐形”文化挖掘不足,如非物质文化遗产、著名历史人物、重大历史事件、有名的历史典故、有影响力的文学作品等没有融合到旅游方面。

  与文化及其他相关产业深度融合不够,导致景区休闲度假功能欠缺,吃住行游购娱全产业链条不完整,对于当前游客多样化、多层次的需求,文化旅游业各类产品开发明显不足,适应市场新变化、新需求的新业态较少,产品结构单一,产业素质不高。

  国家信息中心旅游规划、研究中心主任石培华认为,山西最缺的是精品旅游产品、旅游目的地,这也是旅游形象最直接、最核心的载体。他觉得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重新发现山西。旅游的本质是生活,本体是文化,动机是如何跟老百姓的生活对接上。他建议,走出厚重,走进生活,把一个灵动的、有吸引力的、充满生活魅力的山西体现出来。

  “山西文化旅游产品的孵化点多,主要还是山西的文物资源。应该说,山西文物是未来的品牌,要围绕‘看得见的历史’来打造,可以有多种体验方式。山西的文物辉煌而灿烂,让中国人有文化自信。所以,山西是让中国人找到文化自信的地方。”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教授吴必虎说。

  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省将重点打造一流旅游景区。推进五台山、云冈石窟、平遥古城三大世界文化遗产景区提升,同时着力实施5A级精品景区创建提升计划,进一步优化旅游环境,健全配套设施,提高服务质量,打造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精品景区。打造全省文化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区。切实抓好以晋阳湖为中心的太原西山景区,打造山湖一体、河湖连通、古今交融、人文自然辉映的一流景区。大力发展生态游、商务游、休闲游、乡村游、旅游养老、会展旅游等新业态。

  打造投资平台——借金融促发展

  依托金融资本的大力支持,与资源禀赋有机结合;山西转型发展所蕴藏的巨大商机将在文化旅游业投资发展方面得到彰显

  资本永远流向回报高、有潜力的产业。

  山西高新普惠旅游文化发展公司,成立至今不足一年,已发展为全省第一大旅游投资运营集团,初步展现出资金运作和景区规划、设计、运营等方面的优势。目前,已启动对陵川锡崖沟、沁水历山、阳高温泉水镇等项目的注资。

  近些年,始终有实业资本大手笔集结文化旅游。数百亿元的本土资源型企业,投资开发旅游景区、星级饭店、休闲度假区和娱乐设施,推动了产业自身的转型升级。去年5月,我省在西安举办旅游招商,会上连签两个大单,分别为6.25亿元、16亿元。

  当下的山西文化旅游业,已由促进消费的单一支撑,进入了向投资、消费“双轮驱动”转变的新阶段。

  全省上下重视文化旅游业,加快发展的浓厚氛围已经形成,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良机。

  据悉,国内上市的旅游企业整体市值翻了11倍,从2005年的324.6亿元一跃至现今的3748.5亿元,优质的上市旅游企业标的十分稀缺,资本市场对旅游企业的追捧和投资热度都在上升。

  对比之下,山西这条小河里的大鱼,却是全国大河里的小鱼。

  山西至今没有一家旅游上市公司。全省整体旅游企业市场化程度低、创新能力弱,整体上呈现小、散、弱状态。一些景区借保护之名拒绝合理的开发利用,尤其拒绝社会投资参与的开发,向社会资本的开放度明显不够。

  尤其在省外投资方面,山西欠缺主动性和吸引力,缺乏对外开放度。山西要想把旅游业作为战略性支柱产业做大做强,必须依托金融资本的大力支持,需要资源禀赋与金融资本有机结合起来,加快旅游业和金融业相互促进、良性循环。

  山西证监局局长孙才仁认为,中国文化旅游产业投资热潮已经到来,而山西的转型发展所蕴藏的巨大商机也将在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发展方面得到彰显。

  山西文化旅游资源正处于价值洼地。过去大量文化旅游资源分散分割,或由煤企掌握,或在煤老板手里。近年来,煤炭价格下行、企业现金流困难,旅游项目后续投资断粮,企业急需引进新投资或亟待转让出手。加之,我省对文化旅游业的发展高度重视,政策的稳定和长效,为文化旅游业增添了魅力。

  今年,省旅发委将进一步深化与金融系统的合作,拓宽旅游企业融资渠道;鼓励金融机构开办景区经营权和门票收入等质押贷款渠道;鼓励中小旅游企业和乡村旅游经营户以互助联保方式实现小额融资;积极引导金融、风投机构与创新型、成长型旅游企业合作,鼓励有条件的旅游企业上市融资;加强与银行系统合作,增强银行卡的旅游服务功能。

  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也明确提出,建设省级文旅投资平台,鼓励各市成立文旅投资集团。着力培育各类文化旅游市场主体,打造有较强竞争力的龙头企业。

  发展文化旅游大有可为,前途光明。只要对症下药、持续发力,假以时日,文化旅游业一定能成为战略性支柱产业,实现旅游强省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