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转型大有可为——二论贯彻落实《总体方案》全面推进转型综改

  不转型无法实现跨越,不转型山西没有出路。山西转型的首要任务是产业转型。在持续发展循环经济、不懈追求技术进步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产业转型的基本路径。从低附加值、高能耗高污染、粗放型向高附加值、低能耗低污染、集约型升级,是产业转型的终极目标。
  长期以来,山西作为典型资源型地区,一直为摆脱“资源诅咒”的命运而努力,坚持不懈地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发展方式,促进产业优化升级。十多年前,我们叩响了产业结构调整的大门。之后,从提出“建设新型能源和工业基地”,到尝试“走出四条路子、实现三个跨越”;从在全国率先展开煤炭资源整合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到以“工业新型化、农业现代化、市域城镇化、城乡生态化为重点,加快推进转型跨越发展”,资源型经济转型的“山西模式”初见雏形,产业转型成效明显。
  现在,《山西省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总体方案》业已敲定,这意味着改革的方向更加明确、发展的路径更加清晰,资源大省山西再一次站在历史的拐点上。那么,接下来的产业转型向哪里转?怎么转?
  传统产业转型大有可为。先行先试者,虽有壮士断腕的阵痛,也往往是最大的受益者。轰轰烈烈的 “煤炭整合风暴”,不但刮走了引人侧目的 “小煤窑”,而且刮来了举世瞩目的“大矿时代”,表里山河为之气象一新。站在新的起点,或是推进煤炭资源就地转化,变输煤为输煤和输电相结合;或是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延长煤-电-铝、煤-焦-化等循环产业链;或是以循环经济为抓手,改造提升煤、焦、冶、电等资源型产业,这都将为产业转型提供一试身手的广阔天地。
  接续替代产业大有可为。煤矿机械、铁路装备、重型机械、不锈钢等产业,在山西不但有产业基础,还有巨大的市场潜力。培育壮大并推进这些产业的跨越发展,关键是要坚持高技术产业标准。此外,无论是重点发展资源深加工、高精尖类新材料产业,还是创造性发展新能源、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产业,只要 “知耻而后勇”,发挥后发优势,高起点起步、高标准要求、高水平运作,何患不成!
  发展现代服务业大有可为。改革开放以来,山西现代服务业获得较大发展,但无论与世界平均水平、全国先进水平、还是周边省份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这也为我们下一步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我们既有声名赫赫的历史文化优势,又有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旅游业焉能不“蹿红”。我们既有丰富的物流资源,又有完善的城乡物流体系,现代物流业何愁不兴旺!
  此外,推进产业优化升级还体现在提高煤炭资源回采率、继续推进煤炭资源整合、大力发展产业集聚区等方面。作为资源大省,山西将因奋力转变发展方式赢得世界尊重。
  产业转型,匹夫有责。我们相信,只要3500多万三晋儿女不等不靠、大胆探索、先行先试,坚定不移调结构,脚踏实地促升级,就一定能开辟出资源型经济转型的全新局面。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