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美好生活新答卷

  2017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亲临山西视察,不辞辛苦专程前往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考察指导,勉励乡亲们要同党中央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让好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谆谆嘱托,重如千钧;殷殷期望,铭刻心间。

  一年来,我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指示要求,聚焦深度贫困,落实精准方略,把好现行标准,采取超常举措,使2017年下半年以来成为我省攻坚深度贫困力度最大、效果最为明显的时期,有力带动了扶贫工作整体水平的提升。

  这一年,山西民生保障交出亮丽答卷,幸福故事一个个上演。

  这一年,山西脱贫攻坚奏出时代强音,贫困堡垒一个个击破。

  一个方向更加明确 以“超常之举”攻克“贫中之贫”

  把深度贫困地区作为区域攻坚重点,是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全局和战略高度,提出的重要战略思想。

  锁定新目标,开启新征程。一年来,我省聚焦最困难的地方,紧盯最困难的人群,扭住最急需解决的问题,坚持先难后易,以超常之举攻克深度贫困。

  聚焦难点,精准施策——

  2017年6月,省委出台《关于聚焦深度贫困集中力量攻坚的若干意见》,瞄准10个深度贫困县、3350个深度贫困村、28.47万深度贫困群体,提出10项超常措施,狙击深度贫困。

  2018年5月,又出台《关于“一县一策”集中攻坚深度贫困县的意见》,提出10条共享政策和10条专项政策,为10个深度贫困县注入了新的政策动力,以点的突破,带动面的活跃。

  整村搬迁是解决深度贫困的有效路径。采取搬迁对象签订协议、新区安置配套、旧村拆除复垦、生态修复整治、产业就业保障和社区治理跟进“六环联动”办法,统筹解决“人钱地房树村稳”7个问题,确保搬迁群众融入新社区,开启新生活。

  借助整村搬迁,岢岚县赵家洼村贫困户曹六仁与过去的自己挥手作别。

  土路、土房、土墙,门前是望不到边的一座座土山坡,这是老曹曾经的家;干净、明亮、温馨,公共设施一应俱全的小区,这是老曹的新家。对比今昔让老曹感慨:“简直就是天上和地下。坐在舒适的房间里,时常想起以往的生活。没料到,老了老了却享福了!”

  加大投入,优先布局——

  在资金支持方面,2017年,全省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的30.5%、扶贫周转金的22.6%,投向10个深度贫困县;2018年,拿出中央和省财政扶贫资金的30.3%,共14.4亿元投向10个深度贫困县,10个深度贫困县扶贫再贷款增加3亿元,统筹整合使用的7大类、56项资金向深度贫困县倾斜。

  在项目建设布局方面,退耕还林、造林绿化、经济林提质增效等项目继续向深度贫困县倾斜,国家新增生态护林员岗位全部落实到深度贫困县;光伏扶贫3年规划总规模的43%、危房改造总任务的37.6%安排到深度贫困县。

  尽锐出战,汇聚合力——

  一年来,我省压实领导联系、单位包村、县际结对、企县合作、专业人才挂职、学校医院对口的“六个帮扶”责任制,强化一线攻坚力量,筑牢攻坚前沿堡垒。

  奇奇里村是永和县黄河岸边一个小山村,既偏又穷。2015年,26岁的郭若桥成为村里的第一书记。那一年,全村700多口人中有323人是贫困户。几年时间,郭若桥带领全村干部群众一起引进项目、发展旅游、激发内生动力……小山村气象一新。2017年底,全村奇迹般地整村脱贫。

  如今在全省脱贫攻坚一线,活跃着11652名各级包村领导、13985支派驻工作队、40180名工作队员以及10009名村党支部第一书记。他们推动各项攻坚措施落实落地,如同星星之火一般点燃了贫困群众的脱贫之梦。

  省扶贫办主任刘志杰说,向深度贫困宣战,必须进一步优化、深化、实化帮扶措施,引导资源要素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打一场攻坚拔寨的合围战、歼灭战。

  一个路径更加清晰 在“一个战场”打赢“两场战役”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程中,统筹生态治理和脱贫攻坚这两场“战役”是一大时代课题。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念,我省创造性地将生态治理与脱贫攻坚相结合,探索“一个战场”同时打赢生态治理与脱贫攻坚“两个战役”。

  非常之目标,当有非常之举措。

  一年来,我省通过综合实施“退耕还林、荒山绿化、森林管护、经济林提质增效和特色林产业”五大项目,带动51.9万贫困人口增收。

  一年来,在造林机制、资产性收益、技术服务等领域大胆创新,提升贫困户生态建设的参与度。同时,开拓新型生态产业,发展林业循环经济,让每一片林地资源都成为“绿色银行”。去年,58个贫困县2257个造林合作社共造林277万亩,带动5.4万贫困劳动力人均增收8700元。

  吕梁市深度贫困区和生态脆弱区高度重合。长期以来,二者相互交织、互为因果,面临着生态建设和脱贫攻坚的双重压力。

  重压之下,吕梁市把二者有机结合,以合作社造林为抓手,有效串联起生态文明建设和脱贫攻坚两个战场。一年来,绿色面积不断扩展,贫困范围渐渐收缩。

  岚县是吕梁市生态扶贫的先行者。2017年,全县实施造林工程13.87万亩,全部由102个造林专业合作社承接实施,涉及贫困人口5155人,收入达2000万元。

  王建生是岚县界河口镇东口子村村民,40岁还没钱成家。因70多岁的父母身体多病,一直不能外出务工,仅靠几亩薄地维持生计,生活越过越紧。去年,王建生当上了护林员,每天上半天班,一年能挣1万元,日子终于“过开了”。他说,在家门口打工,挣钱顾家“两不误”。眼下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脱单”!

  一人护林、全家脱贫。在58个贫困县,有2.28万贫困劳动力像王建生一样当上了护林员,年人均增收6700元。

  路子对了,机制活了,生态扶贫的改革效应也频频释放。

  大宁县在试水“资产性收益扶贫”中,看到了新机遇,拓展了新空间。

  作为一个深度贫困县,大宁通过“企业+合作社+农户”的方式,鼓励县域龙头企业成立专业合作组织,群众以个人拥有的林地经营权、林木所有权以及财政补助资金折股量化,以股权的形式入股合作社,让“冷资源”变成了“热财富”。目前,全县共有2个合作社与221户群众签订入股合作协议,涉及建档立卡贫困户130户。

  “作为两大攻坚战的交集,生态扶贫具有双重意义,但也面临‘成长烦恼’。在实践中,必须创新机制体制。”大宁县委书记王金龙说,大宁县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投资1.6亿元,实现20万亩荒山荒坡造林绿化全覆盖,带动3529户9881人脱贫。

  一个理念更加明显 让“民生清单”成为“幸福账单”

  悠悠万事,民生最重。

  如何让“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落地?一年来,省委省政府狠抓民生实事,扎实做好就业、社保、医疗卫生及下岗职工安置等方面的工作,交出一份沉甸甸的民生答卷:城乡低保、养老、基本医疗保险等政策标准持续提高;就业、文化、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水平稳步提升……

  财政支出,牵引民生之变。两年来,我省在财力紧张的情况,坚持财政资金配置向民生领域倾斜。2017年,全省民生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81.4%,今年1月至5月达到82.2%。去年,吕梁市民生支出259.9亿元,占预算支出的82.5%。

  补齐短板,让发展更均衡。

  奔小康,盼健康。我省针对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难题,专门出台了农村贫困人口医疗保障帮扶方案,省级每年投入11.7亿元,合力构建“三保险、三救助”政策体系,35种特殊慢性病门诊目录内费用按限额100%报销;实行乡村干部、医生与贫困户健康扶贫“双签约”,落实“先诊疗后付费”制度,全省惠及23.74万人次,总费用实际报销比例90%以上。

  偏关县楼沟乡小村的孙长青,身患糖尿病10余年,长期依靠药物治疗。这几年出现视网膜病变、糖尿病性酮症后,多次住院治疗,大额医药开支让其家庭不堪重负,是典型的因病致贫人员。去年8月,老孙享受到“双签约”服务后,住院11天,花费3828.25元,个人只承担547.35元。老孙高兴地说,健康扶贫就是好,看病医生管,报销干部帮,省心又省钱!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是百姓的饭碗。我省适时出台了农村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意见,建立组织领导、宣传发动、技能培训、就业服务和政策支持“五大体系”,去年省级安排1.8亿元专项资金,完成农村贫困劳动力免费职业培训7.2万人,转移就业9万人;2018年,按照“人人持证、技能社会”的总体思路,投入10亿元左右,对100万人进行大规模职业技能培训。

  得益于“吕梁山护工”培训,中阳县武家庄镇留慈村农民许连红迎来人生“蝶变”。

  “我在北京就业,照料一对老年夫妇,每月收入5200元。在北京我去了长城、故宫等好多地方,眼界开阔了,整个人也自信了。”许连红高兴地说。“丈夫有病、孩子读书,家里条件不好。”说起以往的生活,许连红直皱眉头。2017年年初,她参加护理护工培训后,在京城当起了保姆。时隔一年,观念变了,钱袋鼓了!

  “护工给了贫困农民一个就业机会,政府就是要通过系统的技能培训给农民一个稳定的支点。”吕梁市市长王立伟表示,民生工作涉及千家万户,要优先保障、优先投入、优先解决,让百姓充分享受改革发展的成果。

  民生改善没有终点。在生产安全、教育、下岗职工安置及住房等领域,一年来,我省的进步同样明显。

  数据显示:与2012年相比,2017年全省安全生产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分别下降42.15%、41%;2016年、2017年去产能分流的51370名职工得到再就业安置,连续两年受到国务院表扬;建立教育扶贫个人自主账户,去年资助贫困家庭大学生、中高职生5.2万人,发放生源地助学贷款23.4亿元,受助学生37万人;2017年改造危房7.79万户、危险土窑洞2.76万户,完成1121个贫困村安全饮水工程。

  摆脱贫困,奔向小康。三晋儿女正以昂扬奋发的姿态阔步向前,以民生为底色,书写人民美好生活的时代答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