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河跨区域的流域综合治理,难在“协同”二字。

  新时代,大江大河流域重点攻坚和协同治理的关系,成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从理论创新到实践探索的课题。作为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新安江—千岛湖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的新实践,打开了生态文明建设中人们的思想文化空间。

  新安江发源于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东入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最终汇入钱塘江,流域面积1.1万多平方公里。

  2012年以来,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不断推进,至今已完成3轮试点。如今新安江流域总体水质为优并稳定向好,跨省界断面水质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Ⅱ类标准,每年向千岛湖输送近70亿立方米清水,千岛湖水质实现同步改善。

  今年6月,浙皖两省签署《共同建设新安江—千岛湖生态保护补偿样板区协议》,开启第四轮试点。协议明确,除资金补偿外,两省还将在绿色金融、新兴产业、传统农业、文旅产业、人才交流等方面加强合作。生态保护补偿样板区范围也扩大至安徽省黄山市、宣城市全域,浙江省杭州市、嘉兴市全域。

  从“试点”到“样板”,从资金补偿到产业协作,从协同治理到共同发展,浙皖两省不断创新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逐步走出一条上游主动强化保护、下游支持上游发展的互利共赢之路。

  “历时11年的4轮试点,都是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一次次打开人们思想文化空间的结果。”浙江省生态环境厅相关负责人说。

  “推动开展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首先打开的是人们的思想文化空间”

  如今的千岛湖,波光潋滟、水天一色,泛舟湖上,宛若在画中穿行。

  但曾经,这里还是另一番景象。当时,安徽省黄山市正处在工业化、城镇化加速发展阶段,一些污水和垃圾经新安江流入千岛湖,导致部分水域水质恶化、蓝藻泛滥,威胁鱼类生存。

  新安江流域污染问题怎么看、怎么办?2011年,习近平同志作出重要批示,强调“千岛湖是我国极为难得的优质水资源,加强千岛湖水资源保护意义重大,在这个问题上要避免重蹈先污染后治理的覆辙”,希望“浙江、安徽两省要着眼大局,从源头控制污染,走互利共赢之路”。

  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把“美丽中国”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目标,提出建立生态补偿制度。2012年,财政部和原环境保护部牵头,浙皖两省共同推进,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正式实施,首轮试点为期3年。

  回溯新安江流域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黄山市和杭州市干部形成共识:“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的决策部署,推动开展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首先打开的是人们的思想文化空间。”

  随后,浙皖两省着眼大局,从源头控制污染,走互利共赢之路。“这些年来,我们持续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感悟其中蕴含的人民至上、问题意识、系统观念、守正创新等理念,这教给了我们思想方法、工作方法,是新时代10年来新安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发生转折性、历史性变化的根本原因。”通过正在开展的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浙皖两省党员、干部对此认识更加深刻。

  2012年至2014年的首轮试点中,上游黄山市通过淘汰高排放高能耗产业、严格审批流程、加快产业转型等一系列措施,以源头整顿提高水质;投入资金加速布局农村面源污染整治、工业点源污染治理等板块,摆脱了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径。

  “但首轮试点评价指标较为单一,局限于水质层面,没有充分考虑新安江流域上下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上的差距。上游付出了较大的经济成本,但补偿有限,这既加大了综合治理难度,也加重了城市的经济增长压力。”黄山市新安江流域生态建设保护中心主任阮堂亮说。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深刻阐明保护与发展的辩证关系,也为不断完善跨区域的生态补偿机制提供了科学指引。

  安徽省生态环境厅负责同志介绍,第二轮试点与第三轮试点对此前的不足进行了研究改进,提高了资金补偿标准,让浙皖两省合作有了更坚实的物质保障。近年来,国家开发银行等发起设立新安江绿色发展投资基金,进一步解决了资金补偿不足的问题。

  同时,第二、三轮试点逐步健全了水质考核标准,加大了生态保护在考核体系中的比重,改变了首轮试点中综合治理评价较为单一的情况,减轻了上游地区的整治压力。

  2015年至2017年的第二轮试点,浙皖两省就改善水体质量和增加补贴资金的内容达成一致,重点推动新安江流域生态保护从末端治理向源头保护转变,从项目推动向制度保护转变,生态资源向生态资本转变。

  2018年至2020年的第三轮试点,中央财政资金退出,浙皖两省每年各出资2亿元设立补偿基金,进一步提升水质考核标准,探索基于货币补偿的多元化、社会化、长期补偿方式,逐步扩大补偿资金的使用范围。第三轮补偿协议在水质考核中加大总磷、总氮等指标的权重系数,提高了水质稳定系数,引导社会资本加大流域综合治理和绿色产业投入。黄山市加快融入杭州都市圈,强化杭黄两地产业项目对接,加快实现绿色发展。

  “着力处理好重点攻坚和协同治理的关系,人们的思想观念又一次提升”

  第三轮试点结束后的2021年,新安江流域水生态服务价值达64.5亿元。浙皖两省从单一资金补偿,到进行多元探索,生态补偿机制助推当地经济结构转型、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潜在价值逐步显现。

  农业方面,浙江省淳安县鸠坑乡与安徽省歙县璜田乡签署了《流域共治合作协议》,协同培育茶领域人才,强化选育优良茶种的合作,开展跨区域旅游协作。淳安县鸠坑乡青苗村党支部书记王永光说,如今,村里露营基地、精品民宿、有机茶园等融为一体,成为推进当地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

  文旅方面,浙皖两省尝试建立生态补偿与产业结构优化协同发展的长效机制。新安江流域沿线串联起多个5A级景区与传统村落。2021年,杭州市、黄山市联合印发《杭黄毗邻区块(淳安、歙县)生态文化旅游合作先行区建设方案》,合力构建“两镇做强、湖城支撑、串珠成链”的山水大画廊格局。

  位于浙皖交界的淳安县威坪镇,镇党委书记徐建强手机里存着几十名黄山市和歙县干部的电话号码。他说,借助生态补偿改革试点建立起的联系机制,浙皖两地镇村相关负责人相互推介农特产品已成为常态,人才也实现互联互通。威坪镇与上游黄山市多个乡镇合作,建立威坪镇三产融合共同富裕产业园,内设杭黄毗邻区块共同富裕产业园。

  产业方面,作为总部设在杭州的公司,农夫山泉位于黄山市黄山区焦村镇、耿城镇内的生产基地建设正持续推进。近年来,黄山市全面融入杭州都市圈,杭黄绿色产业园挂牌运行,杭黄两市签订协议,分类谋划一大批产业对接合作企业(项目)。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制造等九大产业,2020年以来,杭州市持续赴黄山开展各类项目签约投资,投资额不断增长。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系统观念是具有基础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新安江跨省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改革试点的参与者、黄山市生态环境局总工程师何文英说:“生态环境治理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统筹考虑环境要素的复杂性、生态系统的完整性、自然地理单元的连续性、经济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我们在推动试点过程中,着力处理好重点攻坚和协同治理的关系,人们的思想观念又一次提升。”

  “努力实现从‘一水共护’迈向‘一域共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总钥匙’”

  前三轮试点,每一次都有新的提升和拓展。随着试点深入推进,生态补偿机制也面临一些需要解决的新情况新问题。“努力实现从‘一水共护’迈向‘一域共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总钥匙’。”浙皖两省的许多干部深有体会。

  “前两轮试点在推动发展和保护的平衡上还有空间,补偿资金远低于上游水环境治理投入。”阮堂亮介绍,在第三轮补偿结束后,上游黄山市已投入190多亿元用于新安江流域综合治理。根据前三轮试点签订的补偿协议,中央及浙皖两省提供的生态补偿资金为48亿元。

  浙江省生态环境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前两轮试点中的补偿制度灵活度相对不足,补偿制度的内容、形式以及评判指标较为单一,绿色产业扶持、重大生态工程帮扶建设、资金技术人才援助等上下游市场化多元补偿方式还比较缺乏。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回答并指导解决问题是理论的根本任务。2019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指出:“要推广新安江水环境补偿试点经验,鼓励流域上下游之间开展资金、产业、人才等多种补偿。”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浙皖两省深化生态补偿机制提供了科学指引。

  在前三轮试点基础上,根据今年6月新签署的《共同建设新安江—千岛湖生态保护补偿样板区协议》,2023年补偿资金总盘增至10亿元,从2024年开始,资金总额在10亿元基础上参照浙皖两省年度GDP增速,建立逐年增长机制。

  补偿方式上,浙皖两省也在多个产业展开协作,加强上下游产业人才合作,深入探索园区共建、产业协作、人才交流等多种合作方式。浙江省每年通过“浙皖合作十件事”,助力上游安徽省提升生态环境保护能力,增强造血功能。

  安徽省政府办公厅生态补偿试验区建设推进处处长章平介绍,浙皖两省还将联合开展一系列政策体制机制创新试验,比如共建产业合作园区、联合打造文旅品牌,通过合作办学办院、托管经营等方式,深化上下游地区教育、医疗、养老合作,以及共同搭建试验区人力资源供需和高技能人才共享平台,鼓励上下游地区机关、园区、学校、医院等通过互派挂职、双向交流的方式,实现干部和人才交流合作。

  迈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在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过程中,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新形势下,推动生态补偿机制提质升级是必然之举,第四轮试点提出共建“生态保护补偿样板区”,体现了浙皖两省的使命和担当。

  浙皖两省干部群众表示:必须始终坚持人民至上,坚持守正创新,坚持问题导向,坚持系统观念,不断以新的思路和办法推动解决问题,体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蕴含的领导方法、思想方法、工作方法。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为新征程上共同建设“生态保护补偿样板区”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样板区”一定能从“一水共护”迈向“一域共富”。(李俊杰 窦皓)